剑身修长、带有紫色电纹的“惊雷”。

  通体漆黑、中轴刻有一道血槽的“断狱”。

  一黑一白、阴影与光线交叠的双剑“阎闇”、“祓影”。

  四把最顶级品质的秘剑,此刻全部插在贝努克身上。

  侧额、喉咙、心脏、腹腔,四处皆为要害。

  即便换做寻常的剑,被贯穿这四处要害,也绝无生还的可能,更遑谈驭剑者三人都是整个大陆最强的剑士之一。

  然而贝努克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笑容,那些可怖的伤口之中,却没有丝毫血液流出。

  斯坦拉奇只感觉头皮发麻,竟没有任何命中的手感!

  汹涌的剑气自体内喷薄而出,像是一头发狂的猛兽,无时无刻不在肆意啃咬贝努克的身体。

  然而明明剑气已经准确无误伤及对方根本,斯坦拉奇却有种一剑扎入水中的错觉,剑身传来的触感均匀而凝涩,随着时间推移,竟好像渐渐凝固一般。

  斯坦拉奇目光一凝,两边的莫妮卡和博赛拉已然收到兄长的信号,惊疑之余迅速拔剑,想要退回远处。

  然而——

  “来都来了,这么急着回去干吗?”

  贝努克冷笑一声,、手臂瞬间绷直,三剑士立刻感觉手腕处传来一股巨力,竟猛地止住了三人后退的步伐。

  四把秘剑像是被无形的手抓住,就那么卡在贝努克体内,再难向外拔出分毫。

  斯坦拉奇面色一沉,目光却正好与贝努克视线相错,看到他眼中那一抹戏谑的杀机时,只感觉脑海中轰鸣一声,竟毫不犹豫松手,同时拉住两位弟妹向外急掠。

  “大哥!”

  莫妮卡尖叫一声,明显对兄长的反常举动十分震惊。

  从记事的第一天起,家中长辈就不断教导他们,身为一名剑士,剑就是你最亲密的伙伴,剑在人在,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舍弃自己的剑。

  当一名剑士失去了自己的剑时,便是他的末日。

  这是辰家族的第一教条,也是三剑士从小到大奉为圭臬的信念。

  然而此刻兄长竟然直接放弃了自己的剑,让莫妮卡一度以为兄长是受到了敌人的蛊惑。

  博赛拉同样满脸震惊,面露挣扎之色。

  “走!”

  斯坦拉奇却不管两人的表情,以不容反抗的力量,强行将两人拉开。

  也就是这种壮士断腕的果断,让三人成功捡回一条命。

  就在斯坦拉奇拉住两人掠出百米的同时,天空中的巨眸陡然射下一道白光,直接将贝努克周围几百米范围笼罩。

  斯坦拉奇的掠行极快,可这道光芒的扩散速度更快。

  博赛拉拖在最后,只感觉身后一阵狂风袭过,接着整个后背便像是被一团滚烫的熔岩贴住,撕心裂肺的痛让他忍不住发出哀嚎。

  “弟弟!”

  莫妮卡心切回头,却看到博赛拉身后已经被那抹光芒笼罩,整个后背衣衫尽碎,连同表面的血肉一齐消失。

  更可怕的是,这道宛如被最光滑剑刃切过的伤口,竟然没有丝毫血液溢出,那些血肉之间的红色,在接触光芒的刹那,也跟着消失不见,几乎是眨眼功夫,莫妮卡已经看到博赛拉赤条条的白色脊椎!

  斯坦拉奇听到惨叫,却无暇关心弟弟的安危,拼了命以最快速度朝前方疾驰。

  他很清楚,只要有哪怕半分的犹豫,博赛拉的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好在那道恐怖的白光仅仅扩散了几秒,便像是达到了临界点,倏而停下。

  感觉到身后波动的变化,斯坦拉奇不由松了口气,却仍不敢停下,又继续远遁数千米,才在一座光秃秃的山头上落地,回身查看博赛拉的伤势。

  当看到博赛拉几乎整个被削掉的后背时,饶是心性冷静、心智坚韧的斯坦拉奇,眼角仍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

  太惨了!

  “哥、姐……我、我没事……”

  博赛拉脸色惨白,额头汗珠像是雨滴般不停落下,嘴角勉强牵着一副笑容,不让自己的兄姐担心。

  莫妮卡眼角瞬间变得通红,想要安抚弟弟的伤口,却又不知该怎么做,好像碰触任何地方都会加重伤势。

  外界却不知道,辰家族兄妹关系极好,甚至远比寻常的血肉同胞更加紧密。

  此刻见到博赛拉受到如此重伤,伤心之余,却又不由腾起一股怒火。

  莫妮卡抿紧嘴唇,抬头看向天际,却被斯坦拉奇一把拉住。

  “别犯蠢!”

  莫妮卡眼中现出挣扎之色,可是见斯坦拉奇眼神坚定,最终只能放弃,狠狠在身边捶了一拳。

  稍微冷静下来后,回想起刚刚的场面,莫妮卡反而有些后怕,好在大哥足够沉稳拉住了自己,如果自己没头没脑冲过去为弟弟报仇,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先给他止血。”

  斯坦拉奇翻手间摸出两个手腕粗细的瓶子,一瓶装有淡紫色的胶状液体,另一瓶则是黑褐色的小指大药丸。

  “哼哼……”

  一道轻蔑的小声从天上传来,斯坦拉奇心中便是一沉,之前他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贝努克会自大到看着他们治伤,结果没成想对方还是果断选择痛下杀手。

  斯坦拉奇空间仓库中倒是还有其他备用长剑,可是现在弟弟伤重,他和莫妮卡必须拦下贝努克,争取止住伤势的时间,否则博赛拉很有可能留下不可逆的后遗症。

  直到此刻,斯坦拉奇才微微有些懊恼,如果之前放下那可笑的自负,早点与龙族和守墓人联手,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种境地。

  “我会给你们拖延时间,赶紧治伤!”

  就在斯坦拉奇准备起身时,只觉得前方掀起一丝轻微的魔力涟漪,接着便有三道身影出现在身前。

  斯坦拉奇目光一凝,冲三人点点头,道了声谢,随后带着博赛拉迅速撤离。

  与此同时,上百名守墓人成员已经来到各自的位置,做好掩护三人撤离的准备。

  “能治好吗?”

  霍华特用余光斜瞥一眼,注意力却大部分仍然放在天上。

  原本坦坦图奇一直在战场外躲着,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出现在霍华特身边,让后者颇感意外。

  之后坦坦图奇更是一改之前旁观的态度,主动提出支援三剑士,带着霍华特赶到他们的落点,为斯坦拉奇撤离提供掩护。

  坦坦图奇不置可否道:“伤的很重,不过好在没有附着亡灵诅咒,那两瓶药的效果虽说不比格格大巫制作的强,但保命应该是足够了。”

  霍华特眉头一皱:“刚才为什么不给他们?这三个人即便失去秘剑,现在仍然是重要战力,越快能够回到战斗,对于我们越有利。”

  霍华特稍稍有些不满,他知道身边这个胖子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但在这种大是大非的关键场合上,向来都会做出最明智的判断,为什么今天突然变蠢了?

  坦坦图奇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这位老伙计的想法,不觉苦笑一声,仅以精神力传声道:“你还以为……我们有取胜的希望吗?”

  霍华特瞳孔一缩,难以置信的看向身边:“什么意思?”

  “那个光芒结界……不觉得有些眼熟吗?”

  霍华特神情一愣,经坦坦图奇这么一提,之前一直被那道光芒的威力所震撼,现在想起来,倒是有些熟悉的感觉。

  思忖半晌,霍华特眉头一皱,有些不可思议道:“是埃弗的拘束魔法?”

  坦坦图奇点点头,脸上仍旧挂着苦笑,眼眸深处却显得极为凝重:“虽然效果有差,但本源的魔法波动同出一辙,不会错了。”

  “可埃弗的魔法没有这么强的破坏力!”

  霍华特仍旧不敢相信,博赛拉好歹也是实打实的至圣领域剑士,就算灭了长剑,那一身铁打的剑气也不是摆设,就算硬吃几记魔法攻击,也不会受到这么恐怖的伤势。

  “应该是贝努克吸收了他的能力,又通过自身能力进行改造,才变成如今这种杀伤力惊人的魔法。”

  霍华特神情一滞,听坦坦图奇说“改造”两个字,却莫名联想到另一个一头黑白短发的臭小子。

  仿佛是看穿了霍华特的想法,坦坦图奇点头道:“这个贝努克的魔法天赋,绝对不亚于迟小厉……能够在天赋上与那个混小子旗鼓相当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连坦坦图奇都不得不承认,迟小厉绝对是他见过的魔法天赋最恐怖的天才,没有之一。

  本身身为空间魔法师,同时又掌握数百种不同种类的魔法,能够做到这种“奇迹”的怪物,放眼整个大陆历史,也只有零星几个人可以比肩。

  而这些人,无一不是那个时代千年既往的佼佼者。

  霍华特自然相信坦坦图奇的眼光,实际上他对于迟小厉的评价同样很高,虽然之前有些不认同迟小厉与世无争的态度,但这次对方主动挑起大梁,带人进入渊域,已经让霍华特对他的印象,有了极大改观。

  努力决定提升速度,天赋却是决定一个人所能达到的上限。

  虽然很多人喜欢用“努力能够弥补先天不足”、“笨鸟先飞”这种话来安慰自己,但实际上平凡者与天才之间,仍是存在一条不可逾越的沟壑,双方前行的道路尽头,在一开始便是不同的,就算一开始能够依靠努力快跑几步,但最终的终点也是相去甚远,只不过是缩短了自己抵达终点的时间。

  之后,便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原本瞧不起的天才们,一个个赶超过去,达到自己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

  而在决定终点距离的同时,天赋也决定了跑道的宽度。

  即使是同一个魔法,在不同人手中,释放的效果也是大相径庭。

  两位实力相当的大魔导师,天赋更加出众的那个,或许在魔法阵的细节、或许在吟唱的微妙变化上,有着更深一步的理解,因而最终达到的效果,往往会出现极大的不同。

  迟小厉的魔法造诣,霍华特也是多次见识过,就像上次讨伐队临行前,迟小厉来南部森林议事达成同盟,霍华特提出的一个条件,便是给守墓人历代相传的一些魔法阵进行改良。

  迟小厉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将五个十人以上规模的大阵、十数个单人便能完成的组合阵法,进行了一次大的梳理,改良结果也出人意料,竟然将原本的威力整整提升了一成以上,甚至有两个结界直接拔升了一倍效果。

  霍华特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道:“这么说他已经掌握了埃弗的所有能力,并且效果也比之前有了恐怖的提升?那哈涅斯……”

  “这也是我最怕的一点。”

  坦坦图奇叹了口气,摇头道:“哈涅斯的死灵魔法,原本的方向是深入强化亡灵的能力,在散播瘟疫与疾病上面不算重视,这也与他生前的经历有关……

  当然,一位至圣级别的亡灵法师,就算是最普通的瘟疫,也足以让无数人惨死,这种‘弱’也只是相对而言。

  不过在贝努克手中,哈涅斯的亡灵魔法主攻方向,就不一定了……”

  霍华特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哈涅斯的瘟疫,就算是各个身手高强的守墓人,都不可小觑,现在换做比哈涅斯强不知多少倍的贝努克,天知道会有什么效果。

  “为什么他能吸收其他两人的能力?”霍华特咬牙切齿道,“根据魔法原理,‘魔法之心’的属性本就已经注定,如果强行修习相异的魔法,就会与本源魔法冲突……”

  “老子怎么可能知道,你去问迟小厉。”坦坦图奇没好气白了一眼,随即又有些不确定道:“有可能跟他的本源魔法有关。”

  说到这里,坦坦图奇将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兽耳少女拉过来,指了指道:“她可能猜到一些。”

  少女一直盯着天空,注意到霍华特的目光,才轻声道:“根据之前的战斗过程,我们的核心推测,贝努克的能力应该是……‘镜像’,能够复制模仿其他人的能力。”

  “那他是怎么无视三剑士合力一剑的?”霍华特指了指身上仍旧插着四把长剑的贝努克。

  少女沉默几秒,才缓缓道:

  “这应该只是他本体的一个‘镜像’。”

  :。:

欢迎大家访问:牛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wxiaoshuo.com/book/302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