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大概是疯了才会去想对付泰拉斯奎巨兽。那种祸害在什么地方都是一身麻烦,让它吃饱了自己去睡是唯一好的选择。”

  这番话出自阿老头之口。永黎大陆并没有泰拉斯奎巨兽的记载,而魔鬼的知识中也没有如何对付巨兽,所以费奇回到地狱来咨询阿老头的意见。很“幸运”的是,阿老头所管理的世界中也有一头泰拉斯奎巨兽,这让他成了某种意义上的“专家”。

  “也不是只有你的世界有泰拉斯奎的威胁,但这种生物是无法从身体上被消灭的,即便是神也不行。”阿老头解释道:“泰拉斯奎虽被归类在比蒙生物之中,但是它的父母是其所处的世界本身,它的生命力来自于一个世界并与其永远绑定在一起。”

  “只有毁掉世界才能杀死比蒙巨兽?”费奇问道。

  阿老头点头表示肯定。“你知道许愿神迹术吧?那是种能改变现实规则的强大法术,只有最强的施法者或者通过神灵的力量才能施展出来。可即便是许愿、奇迹术,或者由神亲自出手,最多只能暂时压制泰拉斯奎巨兽的再生能力,不能直接杀死它。”

  “曾有无数人试图在泰拉斯奎身上证明自身实力,他们做了无数次尝试,但泰拉斯奎总会活着,哪怕将它每一寸血肉都烧成灰。这一切的尝试后,巨兽仍能莫名其妙地站起来,用完整无损的身姿嘲弄每一个尝试者。”阿老头叹了口气:“受过的伤越重,泰拉斯奎恢复后所造成的破坏就越大。我们认为泰拉斯奎巨兽并不真的需要进食,它所有的行动都是在模仿这个世界的生灵。”

  “没有什么是不可战胜、不能毁灭的。”费奇说道。

  阿老头点头赞同道:“你说的没错,泰拉斯奎的确可以战胜和毁灭,但要以它所在的世界为代价,因此总会得不偿失。你既然有引走它的办法,那就把它赶紧引走。”

  “但若算上这次,泰拉斯奎巨兽已经是两年多来第三次对我的国家发动攻击。我能引开它几次?引开它并不能确保解决问题。”

  “三次了?这只巨兽没有去休眠吗?”阿老头有些意外。“虽然每个世界的泰拉斯奎在能力上可以千差万别,但都有休眠的特性。它闹一场,活动三五个月,然后就自己找个地方睡上三五百年,连地震都不会吵醒它。”

  “它不是一头巨兽,而是一件武器,所以我才必须毁掉它。”费奇在王座上沉思了一会儿,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到:“你确定无法杀死那家伙吗?”

  “在不毁灭世界的前提下?的确没有办法杀死它。也许你可以尝试让它完全失去行动能……”

  “那我就换个方案,不以杀死它为前提。”

  费奇的突然改变令阿老头很是惊讶:“你不是一直很骄傲吗?我以为你会硬头皮上呢!”

  “别人做不到的、别人不敢做的,我未必不行。我的确是很想尝试一下,但不代表我要硬着头皮上。那些在其他世界做出过尝试的人,他们的能力不如我,但他们有更长的准备时间,差不多能弥补实力上的差距。所以我在仓促之间就将杀死泰拉斯奎作为目标,这不是骄傲而是愚蠢。”

  好吧,虽然的确不是愚蠢,但骄傲还是在的。阿老头撇撇嘴,他是不认同费奇那句“那些人能力不如我”的说法——只是没必要反驳。“很好,至少你的理智还在。接下来你准备要怎么做呢?”

  “泰拉斯奎巨兽是塔巫港城居民的噩梦,之前的两次袭击给他们留下了太深重的印象。但危机总是危中有机,如果能在塔巫港城居民的见证下解决泰拉斯奎巨兽,那么我的声望就会大大提升。”费奇说道:“因此,战场最好设置在城外,作战的方法是……将泰拉斯奎巨兽传送走。”

  阿老头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你……你想干什么?传送泰拉斯奎?你知道那个家伙有多大的体型吗?没有一种传送咒语可以将那种体积和重量的东西传送走!”

  “传送咒语的确是不行,传送的法阵呢?”费奇说道:“我传送过符文巨人,也一直用传送阵在大地内部挖矿。一个泰拉斯奎总比不上一座山……”

  “错!那是比山还要难以传送的生物!泰拉斯奎本身对法术就有很强的抵抗力,你的传送法术——不管是咒语还是法阵——都只会在它的体表滑开。用传送来解决泰拉斯奎的方法也不是没人尝试过,他们失败后的体会是:传送泰拉斯奎,就像是在传送整个大地一样……”

  “正是如此!”费奇突然兴奋起来:“如果没有你这句话,传送它的想法还不回这么坚定!我要让永黎大陆避开第二世界的撞击,就是要传送整个世界!那么泰拉斯奎就是最好的试验品!相比于一个世界,泰拉斯奎还要小得多呢!魔王能够将无底深渊搬一个位置,我要是搬不动泰拉斯奎巨兽,还有什么未来?”

  阿老头大摇其头,胡须和头发甩来甩去。“你有那个人的法力吗?他也要借助神力才能完成的咒语,你要怎么完成?你很清楚如果使用我的神力,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会被神力洗脑,灵魂整体变成“死硬”状态,以后只能以一个纯粹的魔鬼加上法术之神的思想和性格存在于天地之间。强是肯定比现在更强,但从此也就停留在那个强度了。

  “我不会碰你的神力,你自己留着它过日子吧。”费奇定下来行动目标,然后就开始思考行动方法。将大体型生物传送走必须借助法阵,费奇的六芒星传送阵脱胎于魔王阿斯摩蒂尔斯的“世界(位面)杠杆”法术,它能够传送符文巨人,就能够传送泰拉斯奎——从体型上来说是足够了。

  一般来说传送咒语有两个限制:传送重量和传送数量——死物看重量,活物看数量。大体型的生物根据身长(幸好不是体积)可以换算成更多数量的小体型生物,比如传送一个食人魔——大体型生物——的难度相当于同时传送两个普通体型的人类。

  所有生命体都是一个连续的整体,一只泰拉斯奎或符文巨人那种体型的生物,其传送难度相当于同时传送十六个人,若要一个施法者控制所有咒语符文,那这个等级的传送是无法完成的。

  必须要借助魔法阵的辅助才有可能实现传送,因为一个魔法阵,相当于已经将大量咒语提前布置好了,那些符文可以同时生效,而魔法师只有一张嘴,怎么也不可能同时念出成千上万的咒语符文。费奇最早研究的传送法阵就奔着大重量和大数量这个方向去的,后来又参观/偷学诅咒骨门,再加上研究魔王的世界杠杆法阵。在他的不断改进下,六芒星传送阵具备了传送能力,但必须要解决泰拉斯奎巨兽的法术抗性才行。

  一个再好的法术,若是从泰拉斯奎的外壳上滑开,那还是一点用都没有。费奇静下心来仔细思考,很快就想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向。六芒星法阵不能以巨兽为目标,必须以巨兽周围的空间范围为目标,将整个区域传送出去。

  其实魔王阿斯莫蒂尔斯在对付无底深渊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它的世界杠杆法术将整个无底深渊扔了出去,而不是将无底深渊所有的恶魔扔出去,后者明显比前者难得多。如同九层地狱一样,无底深渊中也居住着非常多的强大生物,包括很多混乱邪恶的神灵在内。这些神灵在深渊中开辟了神国,强大的深渊生物拥有自己的领域,同样比肩神灵,很多都具备与阿斯莫蒂尔斯一战的强大实力。魔王也不可能同时战胜整个深渊的所有强者,他的法术根本不会去碰触那些神国、领域或强大生物,只是将无底深渊给扔了。上面所有的生物,以其自身的视角来看,根本不会有感觉,但的确被一起扔掉,到了混沌海之中。

  “这有点像三桶法阵用来挖矿时候的用法。”费奇喃喃自语,同时张开左右手两个魔法矩阵,在自己面前的空气中设计法阵的模型。符文、法力线条和一个个以功能封装的法术模块出现在示意图中,等模型能够符合逻辑以及法术的基本规律后,再以这个为基础将蓝图设计出来。

  “阿老头,你仔细思考过地狱的诅咒骨门吗?”费奇一边调整着法阵模型,一边问道。

  “那是个比神器还要厉害的东西,不管是善良的天使还是混乱的恶魔,对它发起的攻击多如牛毛,但它还屹立在地狱的青铜要塞中。”阿老头同样分心二用,一边琢磨费奇的模型,一边说道。

  “不,我不是说它的历史,而是它的功能。”费奇边干活儿边说道:“它运行起来的时候是一个漩涡状的传送断面,以大门的形态摆在那里,人只要走过去就能被传送。但是它可以传送大军,同时挤进去几十甚至上百个小魔鬼都没问题——传送术可达不到那种效果。”

  “所以说它很强大啊!”

  费奇摇摇头,阿老头的脑子被神力给堵塞了,僵硬得令人发指,得拿塞子通一通。“你是怎么被抓到地狱来的。你可千万别说是那个人走到你面前,对你施了个咒语,你就被传送了——这样我会鄙视你的。”

  阿老头终于转过弯儿来了。“被抓的那一次,我先是在神国外遭到了埋伏,然后一眨眼就到了地狱。如果有人对我施展传送术,我不可能没有察觉的……你这么一说,我先是降落到地狱一层,在坠落的过程中的确感受到了诅咒骨门。所以,你是在暗示我,诅咒骨门传送的其实是空间范围,而不是个体?”

  “我不是在暗示你,这已经是明示了!”费奇毫不客气,他说道:“诅咒骨门怎么来的,没有魔鬼知道。我研究过它使用的地狱符文,那个并不难理解。但是诅咒骨门产生的法力波动给人非常古老的感觉,远要比地狱符文所应该展现的要更早、更原始、更本质。我相信,如果能好好研究诅咒骨门,肯定有利于我弄懂世界杠杆法阵。但那个地方的守卫力量实在太森严。血战中的恶魔都打不穿,我就更没戏了。”

  “你是魔鬼,你可以直接走去看。”

  “想要看得仔细,我必须获得诅咒骨门的管理权。以咱们现在的身份和状态,这根本做不到。”费奇看着面前的法阵模型,已经开始向下减少模块,这说明他完成了功能上的逻辑,正在向实用、实战靠拢。过了几个小时,以六芒星传送阵为基础的巨兽陷阱法阵有了个基本的雏形,它大体呈数字“8”的形状,其中一个圈里是六芒星阵,另一个圈是要被传送的空间。泰拉斯奎巨兽需要完全处于第二个圈中,然后就可以尝试传送它了。

  “这个法阵还是太复杂了,你绝对需要事先布置好。但最大的麻烦还是泰拉斯奎巨兽,它不会乖乖听你话的。”阿老头看着费奇,说道:“你从敌人身上搜出来的那个粉红色药剂对泰拉斯奎到底有什么作用效果,你有把握吗?”

  “没有。”费奇说得很直接。“我抓住了三个人,审讯了其中两个,他们都非常肯定这个药剂可以吸引巨兽,让它多停留、多徘徊。但是一个发明了让人灵魂自爆咒语的教派也好、组织也罢,它能给下面的人说实话?我非常怀疑这一点。”

  阿老头笑了,他鼓鼓掌,说道:“看来你的智慧水平并没有下降得太厉害。”

  “这和智慧有什么关系?完全是魔鬼的邪恶本能。我满脑子都是害人的技巧,阴谋阳谋多得是,一不小心就会走上魔鬼的路子,所以我可小心呢!”费奇说道:“那三个人被派到塔巫港城里来,就有可能被我发现、抓住、审问。我的对手,战争骑士,他可不是傻瓜。它能将转心魔这种生物变成收藏品,我可得防着它将计就计!”

  “邪恶与邪恶对战……”

  “拉倒吧!天使就不会诡计啦?作为受害者,魔鬼在这方面的记忆可深刻呢!有空我可以给你唠唠。”

  “有空唠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现在没空。”费奇用手指搓着下巴,说道:“要是这么个法阵能跟着我移动,就好了……”

欢迎大家访问:牛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wxiaoshuo.com/book/303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