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如墨,细月如钩。刚刚拿到了那封信件后,靳商钰便急急的返回到了张千忍的身边。

  “老哥,别看热闹了!走了!”

  “臭小子,这么快就回来了!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还是走吧!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也罢,走就走!”某一刻,就在趴在林地间的张千忍还想再观看一会儿的时候,靳某人也是拉着他便向林中掠去。

  这边,靳商钰与张千忍快速的离开打斗之地,而此刻的三大黑衣人已然完全的占据了上风。

  “老家伙,老子知道你是一个杀手级别的死士!可那又能够如何!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拿下你!”

  “哈哈哈,你们真是天真啊!老夫确实难逃一死,不过,如果你们的四个兄弟一起陪着老夫上路,也算是一件大好事!”

  “你说什么!”

  “这还听不懂吗!真是不知所谓!”

  “几位兄弟,不要被他欺骗了!小心乱了心神!”虽然心里不知道自己的四位兄弟战果如何,但那年长一些的黑衣人也是急急的提醒着自己的同伴。

  然而,就在此时,那羯人老者终于是没有了招架之力,但最后发出的暗器还是让围攻的三人多处受伤。

  “死吧,老家伙!要怪就怪你今天遇到了我们兄弟!”

  “啊,你们,你们就等着给那四人收尸吧!”虽然带着不甘,但此刻的羯人死士还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老大,此人真是难缠啊!这么长的时间都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几个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好啦,不要多说了,还是过去看看吧!”

  “老大,可咱们身上都中了暗器,最可恶的是,这上面好像有毒!”说话间,其实有一人已然摊倒在了林地间。

  也许是怕移动会带来毒气攻心,所以那三个黑衣人也是缓缓的坐在了林地间。

  然而,就在此刻,远处也是传来了不太整齐的脚步声。

  “大哥,是不是羯人的增援之人到了!”

  “不要乱动,现在动就会毒气攻心,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可,可咱们现在的样子,如何对敌!”

  “别说了,只能希望来人是自己人吧!”这一回,那个被称为老大的黑衣人也是无奈的喃喃自语着。

  就这样,半刻钟过后,四道熟悉的身影也是立在他们的身前。

  “大哥,你,你们也中毒了!快,快用上解药,晚了就会毒气攻心!”

  “也中毒!不会是你们失败了,还中毒了!”

  “大哥,这是解药!其实,其实我们真的失败了!”某一刻,就在一名黑衣人把一个白色小瓶子递给坐在地上的三人时,其神色也是变的暗淡下来。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那四人也是把刚刚发生的一切讲了一遍。说到靳商钰的横空出世救下他们时,更是激动万分,但结局还是很悲观的,毕竟他们没有拿到那封所谓的信件。

  “你,你们几个竟然被他们两人反杀了,而且冒出来一个超级大高手!那,那他为什么知道羯人身上有信件!”

  “这,这个,可能是他们根本就在暗中跟踪咱们,只是咱们兄弟没有发现而已!”

  “什么,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看来,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说话间,那个被称为老大的人也是再度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这边,林中七人还在猜测着靳某人的身份,而此刻的靳商钰早就带着张千忍远离了这里。

  “商钰,咱们这一走就是几十里的路,他们应该不会跟上来了!再说了,就凭他们的能耐,还能做什么,你怕什么!不会是拿到好东西了吧!”

  “老哥,你来看!”某一刻,借着微微发亮的晨光,靳商钰也是从腰间取下了一个信封状的东西。

  “你这小子,看来还是很厉害的!不会把人家都杀光了吧!”

  “老哥,你兄弟我是那样的人吗!要不是本公子出手,那氐族四青年可就真要死翘翘了!”

  “氐族,不会那七人就是氐人吧!听说氐人的暗手力量也很强大,今天一见,也不过如此啊!”

  “当然是了!我随便的说出一个氐人雨其里,他们还说是自家的公子!不过,他们的战斗力到是一般!”

  “雨其里,这个人老夫到是听说过,好像使的是一套秋水剑诀,战斗力还是挺强的!”

  “哦,看来老哥什么都知道啊!罢了,不说这些了,咱们兄弟还是研究一下这封羯人信件吧!”说话间,此刻的靳商钰已然将那封件取了出来,并展开于二人的身前。

  “兄弟展信如面!这一回咱们就是真正的兄弟联盟!到时候,本尊希望你们能够以大局为重!至于你们的过冬物资,本尊会分批送还!但你们要记住了,必须中立!”

  “娘的,如果这封信件是真的,那羌人就是被逼的!”

  “是啊!这里说的话好像很简单!应该是羌人的物资被羯人扣下了!而这批物资也许是涉及到生死存亡的大事!”

  “老哥分析的极是!看来咱们真的应该去羯人老巢看看了!”

  “好啦,既然大致的弄清楚了一些事情,那咱们兄弟就闯一闯他们的大本营!”某一刻,就在靳商钰提议继续前行的时候,人家张千忍也是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其实说话间,此刻的靳商钰已然将那封所谓的信件收了起来。毕竟上面只有聊聊几行字,而且从字里行间也是能够看得出,羌人是被逼的。

  就这样,因为已经了解到了一些情报,所以靳商钰与张千忍也是继续向预定的目标行去。

  说来,因为羯人的大本营就在遥远的大西北,所以他们二人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当然了,一路上,这二人也是从一开始的闲谈聊到了正事儿,甚至是聊起了靳某人的私事儿。

  “商钰啊!其实老哥我关注你很长时间了,对于靳府之上的事情也是知道一些!”

  “哦,看来老哥还是挺上心的啊!不过,看样子,老哥与李大哥的关系不错吗!”

  “你说的是李肇吧!这个人太有能力了,适合管理一个国家!老夫敬仰他!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另外,我也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很是密切,几乎是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

  “老哥,商钰不是您想的那个意思!就是随口聊聊,之前你不是说什么话题都可以聊吗!其实老哥说的不错,李大哥就是我靳商钰的老师,没有他,可能真的没有今天的华域!”说话间,此刻的靳商钰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

欢迎大家访问:牛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wxiaoshuo.com/book/40727/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