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深坑不仅被根脉塞的满满的,而且外头还罩了一层水之网膜,要想由此进入,要么彻底打破这些挡路的,要么就是从根脉和水膜中撕开一个容人通过的口子,能钻进去就成。

  鉴于根脉的密集与凶恶程度,想彻底打破那是想也别想,只有从中撕开个口子还算是个可行的。而且在字流之中,也的确有可以发挥这样作用的字符,但是……

  “但是,在这些根脉的面前,字符的作用太弱,恐怕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周游也有些为难,单独一个字符的作用只能顾着一个方面,这样一来,能够发挥分散作用的字符,杀伤力就差些意思,而具备杀伤力的字符,却又不能分散开根脉……

  白义一瞬便了解了周游的心思,遂在他脑中提点道:“一个字符不成,那你两个字符,乃至三个字符联合起来不就成了?”

  周游苦笑道:“字符联用的确是可以使效力加倍,而且这也是在字流的书上写到了的……只是,只是我现在还没学会……”

  张小普藉由放在白义背上的手,也听到了白义周游与的话。他想了想,对周游道:“你的意思是,你是知道字符是该如何组合的?”

  周游点点头:“知道是知道,但是……”

  “但是没用过?”张小普若不是在白义背上,这会儿早急的跺脚了,“那你这次就可以用了啊!周游啊周游,都到什么时候了,为什么你还要犹豫不决?你为什么不能勇敢试一试?你到底在怕什么?”

  周游一愣。是啊,自己何时变成了如此模样,竟前怕狼后怕虎的?明明,明明他心里是着急的,是急着要去救人的……

  周游回头看了一眼江月心。

  这让他又是心头一惊。自己为什么要去看这水人?难道自己是担心会伤害到江月心?

  因为不管破坏力大还是小,只要用到了,都会对覆盖在坑口的那张水膜造成一定的损害。而水膜虽然是江月心用术法造出的,但别忘了江月心本身就是水,与这漫天的雨滴以及已经形成的水膜,其实与江月心是相通的,换句话说,所见之水,不管是何外形,其实都是江月心,破坏水膜,就是伤害江月心。

  周游不由长长吸了几口气,似乎这样会让他突然狂跳到有些心虚的心可以平复一些。

  但是,仿佛心底一块不见阳光的地方,忽然奇迹般的长出了一株小苗。

  好像有什么东西……活了过来?

  江月心和苏也此时都在关注着周游的进度,因此周游眼神瞄过来的时候,江月心一眼就碰到了。不过水人因为要顾着牵制根脉,于是并未出言,只是将自己的眼睛更瞪大了一些,用眼神警告周游:

  你小子快点儿别磨蹭!

  周游心头又是一慌,急忙收回了目光,自己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江月心这个性子如火的水人竟然在自己心里如此重要了?

  周游不敢也不能多想了。他再次深呼吸一次,对只顾着着急的张小普道:“你说的对,我现在就试一试,成不成的……嗯,必须要成!”

  不容自己再多想,周游微微垂了眼睑,快速在脑中过了一遍字流,很快便有了答案:

  “半、弯!”

  周游一直站在白义背上,就在他高声喝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左手手印已经按出,骤然间,就见那只宛如怪眼的深坑上的水膜闪过一道波纹,仿佛是怪眼竟眨了一眨。

  此时周游右手已经龙飞凤舞地叠写出了“半”与“弯”字,两个字形用奇特的轨迹叠合在了一起,竟拉长成了一道仿佛錾刻满了花纹的金色弯镰,翻滚着划向那张仿佛布满了惊讶的怪眼!

  只听“嗤”的一声轻响,金色弯镰没入怪眼正中的水膜,不见了踪影,甚至连那一闪而过的波纹都没有再出现。

  张小普紧张地抓紧了白义的鬃毛。若是周游这一击不中……

  虽然不管不顾地释放出了术,但周游此时却和张小普一样的心下打鼓,第一次叠字使用字流,能不能成?

  未及他们两个胡思乱想下去,就见水膜之下有隐隐金红的光闪烁而出,从这儿那儿的不住地透了出来,如燎原的星火,不过一瞬,便整个的烧了起来,宛如妖异之赤瞳!

  然而这只诡异的着火的赤瞳也不过是一闪,仿佛这只巨大眼睛又眨了一下,水膜之下的熊熊火焰般的光束便迅速收拢成了一道,聚集在了怪眼的中心,更像是一只外出捕猎的夜行动物在暗夜中亮出了危险的闪亮竖瞳!

  这一道金红的光在水膜上迅速蔓延开来,给这只怪眼的瞳仁开出了一弯新月般的裂隙。

  “就在此时,去吧!”

  周游一把抓住还在发懵的张小普,从白义背上飞身跃下!

  就在他脚尖离开白义的那一瞬间,只听脑海中一个声音轻且暖地响起:“一切小心。”

  周游心里虽然知道那是白义的叮嘱,但这声音……这声音太熟悉了……

  那少年笑意吟吟的脸在周游眼前一闪而过。

  周游使劲儿闭了下眼睛,凝下心神,看准了那道好似竖瞳又仿佛新月的裂隙,倏然跳了进去!

  “嘶……”

  到底是水与水人相连相通,周游的“半弯”在破开水膜的同时,的确也对水人造成了影响。江月心不由打个激灵,似乎是在抱怨,语气里听起来却又满透着松了口气的意思:“这小子也真够磨叽的,这么点儿事儿,让他给拖了这么半天……”

  苏也没说话,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皱。毕竟她和周游还是接触的时间要长一些,对这位心思单纯的小弟还算了解。在周游犹豫时向江月心投来的那一眼,苏也在旁完全看到了眼里。

  在苏也眼里,周游这位小朋友说好听了单纯没心眼,说不好听了就是个不会掩饰自己的老实头。所以苏也就算只是瞥了一眼,就完全看了出来,周游这一眼,内容似乎很丰富……

  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他的什么失散已久的旧情人……

  可是,听说周游和江月心也是刚刚遇到,他们在之前不可能有交集。而且这个水人又是一个对小哥哥简直算是魔怔的家伙,眼睛里也是绝对不会有周游的……

  那么,周游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欢迎大家访问:牛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wxiaoshuo.com/book/46115/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