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4章第二条命

小说:地狱电影 作者:豪饮地沟油 我要报错
  也许是察觉到形势已经逆转,宣纸的身体被展开,再次回到战场当中。

  “我等你很久了。”宣纸轻声说,同时,他右手伸向身体左侧,肌肉放松,接着,用力挥出,一把闪耀着锋利光芒的长刀凭空出现,一刀斩向普洱的脖子。

  刀刃划破皮肤,深入肌肉,砍断骨头。

  普洱眼神平静,似乎并不意外,下一秒,他的头颅与身体分开,向地面落去。

  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脖子的伤口处喷出,将天花板染成红色。

  钱仓一收回专注匕首,后退两步,拉开与普洱的距离。

  死了吗?

  钱仓一神情专注,丝毫没有放松。

  根据江蓠的演员等级,钱仓一认为普洱的演员等级与宣纸差不多,都是二线。

  刚才,普洱已经使用过一次保命的底牌,至于是否还有底牌,钱仓一坚信有,但是普洱未必打算现在就用,毕竟,除非是极端情况,否则普洱必定有第二条命。

  “你们聊了多久?我生命力都快见底了。”宣纸瞪了钱仓一一眼。

  “刚开始聊呢。”钱仓一回了一句。

  宣纸翻了个白眼,将手中的刀收回。

  钱仓一没有再理会,而是继续提防普洱。

  普洱的身体倒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头颅滚到收银台下方。

  两秒后,普洱的身体发生变化,光洁的皮肤逐渐出现无数细小的裂纹,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痕逐渐汇合,变成宽度明显的大裂痕,甚至能够直接通过裂痕看见普洱的身体内部,一片无垠的黑暗。

  钱仓一后退两步,并没有再补刀的想法。

  如果普洱尸体变化成了一颗炸弹,那他再冲上去,无异于白送,再加上普洱的技能特性,更没必要第一次就拼尽全力,即使杀死,普洱也还有第二条命。

  随后,普洱的尸体完全碎成巴掌大小的碎片,碎片再又碎成更细小的碎片,直至最后碎成灰尘。

  “江蓠!”钱仓一喊了一声。

  江蓠从掩体后面探出头,接着走了出来。

  “普洱死了?”她问。

  钱仓一摊开双手,答道:

  “这就是他,算死了吗?”

  “如果是,大概是因为觉得将所有底牌都压在第一条命上划不来,所以才放弃这条命。”

  “问题是我和宣纸都已经暴露,下次再想杀他,恐怕相当困难。”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满地的血水,忽然,他自己的脸浮现在眼前。

  虽然杀死了普洱的第一条命,但是技能效果并没有消失,现在,过去的自己正在街道外。

  “嗯,我刚才使用的特殊道具能够防止他逃跑,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没有强撑,知晓你们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收获。”江蓠点头,“话说回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其实是解决你们的问题。”

  钱仓一和宣纸面面相觑。

  他们的情况与江蓠不同,江蓠早有准备,而且已经适应,但是他们并没有适应。

  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都想活下来。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钱仓一与过去的自己定下赌局,半小时内杀死普洱,现在也已经完成,但是,过去的自己未必会遵守,毕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誓言与诺言都不能当饭吃。

  江蓠没有马上解除特殊道具的效果,三人依然与外界隔绝,还有一点时间思考解决办法。

  “等等,按照你们说法,我才是过去的宣纸,对吗?”宣纸右手食指指着自己。

  “没错。”江蓠点头。

  “行,你们都是原生的,而我是过去的,但是,你们舍得让我死吗?毕竟刚才我们还一起合作。”宣纸嘴角微笑,似乎并不在意。

  江蓠移开视线,没有回答。

  钱仓一轻舔嘴唇,摇摇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从各个角度来看,过去的自己除了丢失部分记忆之外,几乎没有区别,也是活生生的人,也有同样的思维方式,同样的想法,和同样的经历。”

  “问题是同一个时空里,不能存在两个相同的人,必须要有一个人死去,否则,时空会让两个人一起死去。”

  “肯定要死一个,问题是……是谁?”

  说完,他叹了口气,两难地抉择让他难以选择。

  先前他有与过去的自己通话,当时他就有一种感觉,对方的确是自己,性格几乎一样,回答的方式和想法也没有差别。

  如果同一个人先后接触他和电话另一头的他,一定不会意识到这是两个人。

  “既然大家都想活下来,不如交给上天来决定,俄罗斯轮盘赌是个不错的想法。”宣纸咧开嘴,表情兴奋。

  “俄罗斯轮盘赌……”钱仓一重复了这个词。

  “没错,既然我和另一个你都是过去的人,那么,就由我和过去的你先开始,如果没死,则换成你和现在的我来进行。”宣纸拍了拍手,似乎对这一解决办法很感兴趣。

  “问题是我作弊别人没办法发现。”钱仓一点出这一点,“而我不可能监视我自己。”

  宣纸听到这句话后,陷入沉思,接着开口说道:

  “那,你自己想办法,我和他就这么定下。”

  说完,他拿出手机,转头看向江蓠,“梧桐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钱仓一嘴角微微颤抖,顿时感觉宣纸还是和印象中一样十分不可靠。

  “我们先离开这。”江蓠看着绿色光罩外,随着时间的推移,警方已经来到武香时色附近,以现在武香时色的状况,三人一定会被带走调查。

  虽然没有多大影响,但是在普洱可能会暗中偷袭的情况下,惹上别的麻烦总归不好,更何况,警方的武力并非吃素,一轮齐射之下,三人都只能跑。

  江蓠把移除绿色光幕,接着离开武香时色餐厅,她左右看了一眼,确定外面没有另一个钱仓一和宣纸之后,再招呼两人出来。

  钱仓一和宣纸走出武香时色餐厅,向另一条街道走去,因为身上还有血迹,所以吸引了一些行人的注意力,但是华安市最近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太多,因此,根本没有热心人士上前阻拦。

  几分钟,三人来到一条寂静的小巷当中。

  “喂,我有个想法。”宣纸打通了梧桐的电话。

欢迎大家访问:牛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nwxiaoshuo.com/book/46376/1453/